關於部落格
宅修
  • 1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駱馬湖漁民疑被沙船撞亡 責任不知該由誰來認定

  中新網宿遷11月11日電(劉林)“首先希望確定哪家單位來管,然後為什麼十幾天過去了沒有相關部門來處理,也希望能夠找到肇事者對此負責。”身心疲憊的邢舟告訴記者,在父親因沙船撞亡後的十幾天內,自己往返於海事、漁政、公安等十幾個相關部門30多次,而每一家都有不負責的理由。   10月28日凌晨,駱馬湖黃口往張山航道9號標附近發生一起水上交通事故,一條漁船翻船,漁民邢印更身亡。事故發生後,宿遷市水警大隊水上分隊、海事部門、漁政部門都先後到達現場,並做了相關記錄。29日下午,屍體被打撈出水。   “人被打撈上來時,身上穿的棉襖破碎,額頭上有一道傷口,船槳斷成了幾節,裝魚的籠子被絞的粉碎。”死者的表弟張尚介紹,根據現場情況推測,漁船是與沙船發生碰撞,導致翻船。記者電話聯繫多位打撈現場的目擊者,皆證實了此說法。   原本只是一起普通的水上交通事故,按照常規善後並追緝肇事逃逸船隻即可,沒想到事情隨後發生了戲劇性變化。   29日,張尚與邢舟來到水警大隊,瞭解調查處理情況,“這是交通事故,不是案件,我們水警大隊無法插手,應該是海事部門調查處理。”張尚說,當時接待王所長告訴他們此事屬於海事部門管理範疇。記者在查閱該條例和辦法後瞭解到,水上交通事故的主管部門確為地方海事部門,包括事故的調查、勘驗以及責任認定等。   死者家屬隨即趕到宿遷市宿豫區海事處,沒想到海事處的工作人員稱“因出事船隻為漁船,此事應該歸漁政部門管。”   當天下午,家屬馬不停蹄趕到宿遷漁港監督處,“漁港監督處直接出示了一份《情況說明》,稱漁業船舶與非漁業船舶在漁港水域外發生的水上安全事故,按照規定海事管理機構應該對其承擔監管責任和事故調查。”張尚苦笑,奔波一圈後,事情再度被“踢到”海事部門。   眼見事故沒有單位願意負責調查,家中奔喪而來的親朋已等候多日,“耽誤不起,很多親戚都是從遠方趕來奔喪的,我們想趕緊把喪事辦了,責任就不追究了。”張尚無奈,去殯儀館提取屍體火化需要證明,而這份證明又成了“絆腳石”。   “水警大隊稱事情還沒調查清楚,他們無權出具火化證明,如家屬不想追究了,須相關部門出具處理結果後,公安機關才能開具證明。”31日,張尚再度前往水警大隊,打算開一份火化證明,把喪事早點辦了,讓死者入土為安,沒料到海事部門依舊是一道“繞不開的坎”。   無奈之下,張尚及家屬來到宿豫區海事處,想開一份“同意火化”的說明。“他們不同意開這份說明,怕擔責任。我二爺(死者弟弟)追著海事處,磕了無數的頭,他們才同意,但要求家屬必須出具一份保證書。”時隔多日,邢舟講述當日情形時仍悲憤不已,梗咽出聲。   應海事處要求,邢舟簽了一份保證書,表明“邢印更死亡事件,家屬方不追究第二方,與任何單位無關,請求出具火化證明。”海事處隨即出具了一份死亡情況的說明。   當天下午,邢舟拿著海事處的證明趕往水警大隊,滿以為這次能解決問題了。現實卻再度給了他當頭一棒。“這個證明太模糊,必須寫明屍體允許處理或允許火化,否則我們是要擔刑事責任的。”   “跪求”來的的證明不合格,邢舟身心俱疲,硬著頭皮再去海事處,宿豫區海事處說什麼也不願意再開證明瞭,出示了一份《不予立案調查通知書》。通知書中稱“事故發生情況不明;事故發生在駱馬湖非通航水域;事故船舶為漁船,並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內河交通事故調查處理規定》的相關規定,該事故不屬於水上交通事故,不予立案調查。”   隨後,邢舟及親屬先後前往宿遷市海事局、法制辦、交通局、安監局、信訪局等十多個相關部門,仍得不到答案。   “父親死因不明,在殯儀館里躺著,而我還像個球一樣,被幾個部門踢來踢去。每天跑完一圈就像死了一次,晚上都不敢回家,沒臉面對一屋子的親戚,最害怕他們問我解決了沒有。”邢舟深埋著頭,憔悴不堪。   距離事故發生已接近半月,事故的調查愈發艱難,究竟哪個部門該對此事負責?(完)  (原標題:駱馬湖漁民疑被沙船撞亡 責任不知該由誰來認定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